“这是我老公,你想要的话就送给你了。”

你知道有多少丈夫会在妻子怀孕期间出轨吗?超过10%。告诉我这个比例的,是一位做婚姻咨询师的朋友大金。大金跟我说,自从做这一行起,他几乎每天都要接到一通长长的电话。打电话来的绝大多数都是女性,通话过程中通常伴有长时间的哭泣。

在大金七年的工作中,有一个女人,令他印象极为深刻。

“这个女人,听声音感觉特别柔弱,但是她做起事来又无比决绝。”大金口中的女人,叫迷鹿。

他们总共通过三次电话,而在第二通电话里,迷鹿忽然说她想通了,她不想拯救自己的婚姻了。

于是,迷鹿在一次家庭聚会的中途,打电话叫来了小三。

当着诸多家庭成员的面,迷鹿牵着小三来到她老公面前,云淡风轻地对小三说:“这是我老公,你想要的话就送给你了。”

说完之后,迷鹿掉头就走,在关门的前一刻,她将房子的钥匙随手丢在了地上。

第一通电话里的迷鹿,所描述的生活,似乎与其他绝望的主妇差不多。

迷鹿在怀了孩子后,选择辞去了工作,安心待产。

那时,迷鹿感觉生活很安定,她有小生命的陪伴,也有老公这个依靠。

直到结婚纪念日那一天,迷鹿才发现:她的生活其实有一道细微的裂缝。

老公居然忘记了纪念日,他以出差为借口,连续两天没有回家。

迷鹿待在家里,一方面要收拾自己那颗破碎的心,一方面又默默地担忧:自己的情绪会不会影响腹中的孩子。

面对老公的行为,迷鹿选择了沉默,那时她满心以为:给男人留足面子,反而能让他们回心转意。

可惜的是,有一就有二。老公的行径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他可以在“加班”后的第二天,打着一条迷鹿没见过的领带回到家里;也可以在洗澡的时候,换下一条让迷鹿感觉陌生的内裤。

“当时她泣不成声,电话说得断断续续,而我就机械式地安慰她。”大金对我说道。

这样的事,大金早已不是第一次听到。所以当时他就像个复读机一样,将以前对别的女人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说给迷鹿听。

“迷鹿当时问了我一个问题,她问我,你觉得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你怎么说?”我问大金。

“我说,爱情、亲情和友情对我而言都很重要,我没办法说哪一个最重要。”

是孩子。迷鹿说,孩子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虽然这个孩子还依偎在她的子宫里,但她明白,孩子是和自己站在一起的。

说完这番话,迷鹿就挂了电话。

一个礼拜后,大金接到了迷鹿的第二个电话。

在那通电话里,迷鹿说她考虑了很久,在纸上写了很多东西,在心里问了自己很多问题。最后,她说她想通了,她不想拯救自己的婚姻了。

大金问:“你有没有考虑过离开他以后,你下一步该做什么?”

迷鹿说:还没有,我只知道,这一步该做什么。

迷鹿给大金打的最后一通电话,距离上一通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

那通电话是从公共电话亭打来的,迷鹿说她已经换了号码,开始重新过自己的生活。

她向大金讲述了那次家庭聚会,和聚会上她亲手将老公送给小三的事。

“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很奇怪,就好像经历那些事的不是她,她只是个看客。”

迷鹿说完了所有的事,又问了大金一个问题:你说,我做得对吗?

大金说:“可能对,也可能不对,但重要的是你做出了决定,最可怕的其实是什么都不做。”

迷鹿没有评价大金的话,她说:“我生了个儿子,看到他的第一眼时,我觉得他好丑,可医生告诉我,我看着他的时候一直都在笑。”

说完这句话,迷鹿挂掉了电话。那之后,大金与迷鹿就彻底断了联系。

电影《杀破狼》里有一句台词: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很多时候,生命中有很多事,我们是没有办法评价对错的。

大金接过很多电话,听过很多人的故事,也给出过很多建议。

他说不清自己的那些建议,究竟是对还是错。

他只是希望,有更多的女人,能像迷鹿一样:干脆、果断,懂得为自己的生命去负责。

对了,如果你在你的城市,见到一位左脚脚踝处有鹿角纹身的女人,那就是迷鹿。

那个纹身是她在孩子满月时纹的。

她告诉大金,纹身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毕竟,比起生孩子的疼痛,其他的一切能算的了什么呢。

如果你碰巧遇见迷鹿,请代我向她问一声好。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