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记载的大洪水有了实锤证据,诺亚方舟存在么?

在世界各个文明历史中,都有着关于大洪水的记载,中国的大禹治水,圣经的大洪水等,这种以神话流传下来的故事,多不被科学界所认同,但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未被记载的那段人类历史时期,确实存在一场足够覆盖全球的灾难性洪水!

今天我们来聊圣经大洪水传说在北美洲找到的实锤证据

除此之外,今天还会揭开一个阴暗的领域

请保持耐心, 看到后面:

在北美洲的土著人当中一直流传著这样一个传说:

在很久远以前人和动物都变得邪恶了。

他们忘记了造物主,于是造物主决定要毁灭这个邪恶的世界,开创新的文明。

他先让一些善良的人去了高山的山顶,然后 就释放出了雷鸟。

浑身闪耀著火光的雷鸟让世界颤抖在冲天的火焰当中。 森林化为焦土,山脉崩塌,紧接著而来的就是滔天洪水。

它是熄灭了火焰,但是也淹没了整个世界。只有那些事先到山顶的人群得以幸免。

洪水之后,在高山顶上避难的人们终于可以回到地面了。他们看到的就是巨兽的白骨埋在了岩石和泥土之间。之后,世界就变得寒冷了。

那大家听一听这个故事是不是和圣经大洪水的记载很相似,两个传说都有重叠之处。

但是今天讲的故事有一个独特之处

就是它提到了另外一样东西“雷鸟”

这个雷鸟,还是大洪水的起因。

那造物主释放出的这种浑身闪耀著火光的雷鸟,到底是什麽呢?

从传说回到现实,

在美国华盛顿州的东边,有一大片被称之为斯喀巴地貌(Channeled Scablands)的地区。这里是遍布沟渠,就像迷宫一样。很多都是寸草不生的荒地。

在上个世纪20年代,美国地质学家布瑞茨(J Harlen Bretz)教授来到了这里,布瑞茨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下面咱们简称为布教授)。

布教授就是仔细研究了这些沟渠,他认为实际上它们是地表的伤痕,是经过了漫长岁月以后仍然没有治愈的伤痕。

在离斯喀巴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昆西盆地,这是一块有1500平方公里左右的凹地。

这里的地貌被称之为库里(Coulee)地貌,也是有著巨型的深谷和沟渠构成的网络。

这里是遍佈了玄武岩的碎渣,这些碎渣的厚度竟然有100多米。

这些凹地的形成,它看起来就像是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把这个地表楞是扒了一遍让它陷了进去。

当布教授看到昆西盆地里面那些孤零零耸立在荒地上的大石头,看起来 它们就像是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给丢弃在了这里。

于是他就开了一个脑洞,有一个非常惊人的构想:

难道是史前大洪水造成了这样的地貌吗?

布教授知道这在当时是一个离经叛道的设想,达尔文式的进化论在那个时代是一统天下,占绝对上风的。

在地质学领域也不例外,这种进化论的特点,就是一切都是渐进式改变发生的。

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地质力量,也就是过去存在的一切

所有的变化都是在成百万年、上千万年的岁月里慢慢搞定的

这样才符合进化论假说。

说突发有一个灾变在一夕之间就重绘了山河图谱,这种事情在当时听来那就是天方夜谭,不符合进化论。

反而更加符合圣经里的神创论,显然在科学界这是政治相当不正确的。

因此布教授知道提出这个大洪水理论相当有难度,他就很小心的不让自己踩到雷区。

他是很委婉的说:这7700多平方公里的哥伦比亚高原,

曾经被冰冻的洪水冲刷过,一股不可思议的水力事件,

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从而形成了今天的地貌。

果然如他所愿,他的论文发表之后立刻在地质学界引起了海啸,口水的海啸。

人们认为这个布教授的想法过于怪诞了,

就像一个物理学家说用冰棒就可以造出永动机一样

太滑稽可笑了。

所有的地质界的学术权威都不赞同布教授的想法,

连他的大学同学也一块嘲笑他。

于是布教授就成了地质学界的一个奇葩,

他成了一位孤独的在旷野里面行走的独行侠。

不过,咱们主角布教授,人家也是很有韧性的。

他就不停的在思考,这麽巨大量的洪水是从何而来的呢?

“在这里的冰川融化之前

冰层的厚度是达到了1000米以上

是什麽样的力量造成这麽厚的冰层快速融化

从而形成了如此惊人的洪峰呢?

很长时间确实他都找不到答案

有的时候 布教授也会动摇

难道我的想法真的错了吗?”

于是他就实践出真知,

又去实地勘测。

当看到了这些实实在在的地质证据,

他坚定了信心。

这一切确实是一次惊人的洪水造成的。

就在我们的布教授辛辛苦苦寻觅真相的同时,

地质学界的权威们也没闲著,

他们达成默契。

认定布瑞茨所提出的灾变论是进化论的死敌、是异端。

得很优雅的、温柔的、但同时果敢的干掉这种异端学说,

但是布教授的研究手法很严谨。

权威们没有办法从研究方法逻辑上否定它。

于是学界权威就改变了策略,

逼迫布教授提供证据,

证实这个冰川大规模融化,

是有一个机制才能造成大洪水,

否则就坚决不接受他的理论。

这确实是难倒了布教授,

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发现任何足以解释,

冰川快速融化的证据。

可是几年之后有别的研究发现,

布教授研究的这个斯喀巴地貌的东面不远处蒙大拿州很可能存在过一个巨大的冰川湖,叫密苏拉湖(Lake Missoula)。

这个高山冰湖很可能形成过很高的冰坝,

还发生过溃坝事件,

从而就导致大量的湖水短时间内倾洩到西边的华盛顿州,

就冲刷出了斯喀巴地貌。

布瑞茨教授基本上也接受这个理论。

觉得它来的正是时候,

可以部分的解释自己的发现。

在1959年也就是提出一次性洪水催生出了斯喀巴地貌的30年以后,咱们的布教授终于开始做出让步了。

他提出应该不是一次洪水,

应该是多达8次洪水共同催生出了这种地貌。

这样的话,他就迈出了让渐进派学者满意的第一步。

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布教授开始拥护社会主义价值观了。

因此,他也得到了回报,获得了地质学大奖。

由麻雀变成了凤凰、贱民变成了精英成了学界代表。

各种组织通常都比较喜欢奖励这种先找麻烦又「改邪归正」的所谓浪子。

但是1965年,当地质学界的权威们终于是亲身也去了华盛顿州查看了斯喀巴地貌之后。

他们被现实的真实所震惊,

很多人就开始认同布教授的灾变理论。

但是他们还是强调,

这个灾变不是一次发生的,

而是多次渐进发生的,

布教授在96岁的时候,获得了美国地质学界的最高成就奖--彭罗斯奖(Penrose medal)。

看起来这是一个 “happy ending” 一个欢乐的结局。

似乎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可是,这真的是最终的结果吗?

布瑞茨教授去世以后,

渐进派的学者们把他的一次性洪灾理论,

变成了40--80次的冰湖溃坝洪灾理论,

等于又把它拉回到了渐进变化的老路上去,

一切回归原点。

圣经里所说的超大规模的史前洪水是不存在的,

所有改变都是慢慢发生的。

虽然学术界一再打压,

但是在布教授之后也总有追求真理脚步的理想者出现。

60年后加拿大的冰川灾变论学者约翰-肖(John Shaw)教授

又重新捡起了布教授的理论。

肖教授他密苏拉湖太小,最多只有2000立方公里的水量

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催生华盛顿州那麽大面积的斯喀巴地貌。

根据他的计算,得要有10万立方公里的水量差不多是50个密苏拉湖才够。

这个想法被日本一个研究团队用电脑模型给证实了。

这一次肖教授就比布教授的运气好多了。

他没有那么寂寞有了同伴,90年代另外一个地质学家沃伦-亨特(C. Warren Hunt)教授也在研究布教授的理论。

他也认为那个密苏拉湖没有那麽大水量,没有那个能力。

只不过他提出的数据比肖教授还要夸张,

经过他的计算认为需要有84万立方公里的水量。

相当于当时北美冰川容量的1/10才能够造成现在华盛顿州这种斯喀巴地貌。

亨特教授就提出了一个疯狂的假设,

终于我们今天提到的雷鸟登场了。

亨特是说 一颗直径0.5公里的彗星撞击了地球,

它释放出的能量快速融化了全球的冰川,

引发了圣经当中记载的全球大洪水。

那这颗彗星的的确确就是,

浑身闪耀著火光的雷鸟了。

只不过很遗憾,

当时没有找到这个彗星存在的证据,

也就是“雷鸟”存在的证据。

估计亨特教授在学界的日子也是相当不好过的,

时间又迈入了千禧年,

美国一个研究小组发表了在新仙女木期一颗彗星撞击地球的报告。

终于,最实锤的证据给补上了。

其中撞击的中心,

刚好就是位于今天的斯喀巴地貌附近的冰盖。

这颗彗星的直径大约两公里,

当然它足以催生布教授所说的史前大洪水了。

研究报告里面说撞击的中心是在加拿大,

在距离撞击中心5000万平方公里的巨大范围内,

是发现了陨石所留下的特有的金属指纹。

就是含量极高的铂金、钢砂和纳米钻石。

彗星撞击产生的高温烧燬了大片森林,

产生的衝击波和激起的尘埃遮挡住了阳光,

造成了全球短暂的冬天。

所以这是一个先热后冷的过程,

是地质学版的《冰与火之歌》。

在这次灾变之后,

北美洲那些巨型哺乳动物,

什么猛犸象,乳牙象、还有巨型水獭都灭绝了。

今天我们在美国南达科他州的荒地公园,

仍然可以看到这些史前巨兽遗留下的骨架。

我们今天所了解到的北美洲最早的土著文明-克洛维斯文明,也是在这次彗星撞击事件之后消失了。

终于到这里,

传说和现实 主要部分对上了号。

也可以说呢,

传说就是曾经的历史,

只不过时代过于久远,

再加上当前盛行的实证思维,

也就变成了不可信的传说了!

今天的故事讲到这儿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要想证明传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很有可能你要冒天下之大不韪,

就像咱们今天故事的主角布教授,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一定程度的妥协才得到了认可。

要想成为追求真理的勇士,

注定就要走上一条佈满荆棘的路。

今天的故事除了关于雷鸟、史前大洪水,

还揭示出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就是所谓的“科学圈”,

它并不是外人所想象的,

靠事实数据说话就足够了。

它同样也是一个有著暗深潜规则的沼泽。

这就是“江湖”,

就是社会。

2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