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里的我,就体验过什么叫“做梦都没素材”

文 / 六神磊磊
今天的话题,可能有的人都猜到了,是九九公益日。
想先和大家说一个小故事,关于孩子的。

 

我女儿喵喵三岁半了,很喜欢海洋生物。
她去了大大小小不少的水族馆、河川园。家边有个海洋馆,更是经常去。
我就问她:长大以后你想做什么?她最近的回答是:养鲸鲨。
她也在为此“做准备”了,攒了很多关于鲸鲨、海洋的书和卡片。
当然,为了防杠,在此必须加一句:我会告诉孩子鲸鲨不应该人工圈养,鲸鲨的家园是大海。
然而重点不在这里,而是另外一件事。

 

也是最近,有朋友参与了一个公益项目,是给一些乡村孩子上“职业启蒙课”。
其中一批志愿者去了南方省份叫梁村镇石矮村的一所当地小学。
在那里,他们问了孩子们同样的问题:
长大以后你们想做什么?
为数最多的孩子回答的是两个字:打工。
志愿者问:打什么工呢?
孩子说:不知道,反正是去打工。因为父母都在打工,所以自己也就说打工。

 

听到这些,真的是很触动,五味杂陈。
城里的孩子和乡村的孩子,最扎心的第一个差距,居然还不是在“圆梦”的问题上,而是在“做梦”的问题上。
我的孩子,只是因为幸运地在大城市,资源多一些,家长也多少能给一点小小的引导。
所以她三岁多就能有一个具体的、美丽的小小职业梦想——养鲸鲨。
而那几位偏僻乡村的孩子,可能也是很棒的、聪明的孩子,但却囿于环境,展望未来,一片空洞,只有一个下意识的念头——打工。
打工,光是这两个字的话,这甚至根本就不能叫一个职业梦想。因为它是空的,是没有具体内容的,孩子们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打什么工。
有一句话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这是真的,贫穷和偏远,会让一部分孩子不止是难以圆梦,而甚至是连做梦的素材都没有。
其实,对于这种“连做梦都没素材”的情况,我本人是很有体会的。
我是在县城里长大的,仔细回忆起来,当时大家似乎也没觉得缺什么,似乎也有课外书、电影电视,也追意甲比赛。
但事实上,我是真的感受到过什么叫“做梦都没素材”。
比如小时候,每年高考之后街上都要“发榜”,大红纸贴出来那种,然后人们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围着看。
我曾清楚地记得,有一位貌似最有文化、最有见识的大叔,一边带头念榜,一边给围观的大家讲解: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这里毕业之后都当县长!”
大家啧啧称羡,纷纷说那位未来县长的爹妈好福气。
试想一下,大人们普遍对外界是这样的认知,他们能给孩子多少有用的信息?能给孩子多少关于未来、关于职业的引导和展望?
又比如我妹小朵,和我同一个地方长大的。
她说自己小时候的职业梦想就是一个——做美甲。
因为在九十年代后期那会,我们全县就一家美甲店,开在闹市,全城最时尚的姑娘都在那个店出入。
所以那个美甲店就是她做梦的全部素材。
等到她上了大学,稀里糊涂学了个广告专业,才恍然大悟,发现自己居然是个摄影小天才,自己热爱的是摄影。而在此之前,她根本就不知道摄影师这个行当。
做美甲当然没什么不好。但如果一个孩子只知道做美甲,对别的职业一无所知,那又怎能不自我设限?又谈什么激励自己、完善自己?
梦都没有,怎么圆梦?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片子,是从前方拍过来的。
片子里,这一个个可爱、单纯又都很辛苦的孩子,都是“职业启蒙”帮扶的对象。
这也是今年 99 公益日上我看到最感人的一条片子。
片中一个叫阿甘牛牛的孩子说,全天都要负责带妹妹,从早到晚,好累啊。
他根本没有什么“职业梦想”,只是希望哪天能休息下就好了。
还有一个西部大凉山的孩子,叫吉伙子聪。这是最触动我的一位。大家可以看,很帅气的一个男生。
他在 9 岁之前没上过一天学,每天日常就是放牛,他放四天,爷爷放两天。
他说了一句话:“我很小就知道人和人是不同的,像我这样的人干活是要干一辈子的。”真是让人听了鼻酸落泪。
吉伙子聪到 17 岁才小学毕业。现在他上了职业启蒙课,有了个自己的理想——想当一名老师。
当然,有一说一,许多乡村孩子的“封闭”、对未来的茫然,并不是说当地不发展、不作为。
注意看片子里,不是说当地都一穷二白的,甚至有的乡村学校体育设施不错,还有塑胶篮球场。这都是很大的进步。
至于精神上的丰富、开放,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慢慢改变。
这就是“职业启蒙”的意义。

 

有人可能说:这么小的娃,谈什么“职业启蒙”?扯淡的吧?
让他们好好读书不就行了?难道你“启蒙”他一个职业,他以后就会真的从事这项工作吗?
这种观点,其实是一个很大误解。
所谓“职业启蒙”,并不是让他们去超前规划人生,而是让他们先有梦想、有奔头、对自己不要设限。
举不同类型的孩子为例,比如郭靖、张无忌和狄云。
郭靖和张无忌都是“苦孩子”,都在偏僻恶劣的地方长大,要么是草原,要么是荒岛,没吃没穿。
可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们早早都有职业梦想的启蒙。
因为有江南七怪、义父谢逊等在引导他们,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
小郭靖和小张无忌自幼都就有个目标:要做强大的武人;对自己不设限。
有目标,孩子就会有个奔头,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完善自己。
但是金庸写的另一个苦孩子——《连城诀》的主角狄云就完全相反,他就是个做梦都没素材的。
生在荒村,师父又故意算计他,什么都不告诉他,他便一直懵懂、麻木着,从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要不是有奇遇,狄云人生的一切可能性都会慢慢归零,他的天赋、特长大概永远不能激发。
说起九九公益日,抱歉的是,前些年我都有不同程度参与,但因为今年新书的事情多,没能很好地参加。
直到前两天,才算是小小参与了一下,去拍了一条给乡村孩子的诗歌小课,但课程也不长。
在此,正式向大家介绍一下乡村孩子的职业启蒙这件事,感兴趣的都可以参与。
今年公益日有一种新的玩法,也很简单,就是 腾讯公益 推出来的“一花一梦想”,大家都可以投“小红花”,给你关心的公益梦想去加分。
只要一个公益梦想集花到一定数量,腾讯 就会通过创新资助把梦想实现。

SSV(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自己的定位,是做 技助力社会共益的探索者。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就是,他们有技术,又愿意花钱流汗,所以不懂技术的我们就可以爱心满满地让他们替我们去花钱流汗。
今年 99 公益日,腾讯公益平台推出了 16 个梦想。其中有一个,就是我觉得很有意义的,“给一千名乡村孩子上职业启蒙课”。

我在此拉拉票,大家给这个梦想集个花,就当是打赏了。
大家在参与之后,这个项目还会有一个持续的反馈,包括受助的孩子们对自己的职业启蒙,问了些什么问题?又得到了什么样的解答?会有反馈给大家。
比如之前片子里,十七岁才小学毕业、想当老师的吉伙子聪就问了一个问题,我想在这里回答一下:
“人的天赋是从刚出生就决定了的,还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改变呢?我又该怎么做呢?”
我会回答说:
“人的‘天赋’,有一半是可以后天造就的。有个电影叫《国王的演讲》,说的就是后天努力,也可以提高本领。
有时候,你的兴趣往往就是你的天赋。如果你莫名热爱一件事,很有可能它就是你擅长的,去努力实现它。”
大家都来为小郭靖、小张无忌、小狄云们集个花吧。
下面是进入公益小程序的链接,可以最为便捷地捐出你宝贵的小红花:
关注微信订阅号,每日推送
post-qrcode
黎明岛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黎明岛 2022-09-02发表,共计2795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