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和众明星力挺的纪录片,家长们却不买账!

8月14日,青年郭柯导演的纪录片《二十二》上映,豆瓣评分高达9.1。

该部讲述日本侵华时期慰安妇幸存者现状的小众题材纪录片得到央视与四十多位知名明星力挺,排片从1%到了1.5%,上座率高达31.7%。(8月16日排片已经上升到11%,单日票房2600万)

片名二十二是拍摄之初中国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幸存者数量。

这是郭柯导演关于本题材的第二部作品。

该系列第一部在12年上映,片名《三十二》。

是的,两年时间里,幸存者的数量已经从“三十二”减少到“二十二”。

岁月的无情并不止于此,在影片上映前2天,黄有良老人于海南家中去世,享年90岁。

《二十二》中出现的22位老人,截至目前只有8位在世了。

日军侵华战争期间共有超过20万名中国妇女同胞不幸沦为日军的性奴隶。

80年时光白驹过隙,很多当年的幸存者不仅没有等到日本人的道歉、公平的裁决,甚至还要遭受同胞的非议与羞辱。

她们中的绝大部分后半生写满了痛楚与沉默,并在今后的岁月里与这个对她们略显不公的人间陆续告别。

200000……

10000……

32……

22……

8……

郭柯说:

“如果我们再不看她们一眼,她们就像被一场雪覆盖的山野,默默隐去。”

但“慰安妇”却受到了某些家长的误解,把慰安所理解成日本人在中国开的妓院,把慰安妇理解成妓女。

2016年,上海一座慰安所旧址的拆除问题曾引发争议。

有住户表示,这是个“耻辱的东西”,不该和学校放在一起。

而旁边学校的学生,连“慰安”二字都说不出口。

“因为涉及到性侵犯,所以学生还是不应该知道太多。”

家长们不允许孩子们去了解这段快要被遗忘的历史,担心会影响孩子的教育,甚至建议拆除这些慰安所的遗址。

目前日本政府却多次拒绝承认强征慰安妇,称证据根本不存在,甚至歪曲这段历史。

而正是这些勇敢的老人站出来,讲述这段屈辱的历史,才能让它不被人所遗忘,而慰安所的旧址正是暴行的罪证。

但很多受害者们,却因为外界的嘲笑和羞辱,选择沉默,甚至隐姓埋名,远走他乡。而《二十二》这部电影就是希望大家能够通过一个多小时专注和凝视,让观众重新正视这段历史。

当年,韩国上映的同题材《鬼乡》却异常受韩国民欢迎。这一点,韩国比我们做得好,他们还专门建立了分享之家,供幸存的老人生活,甚至成了韩国无人不知的一个地方,每天都会有大量的学生,孩子过来陪伴这些老人,重温这段历史。

韩国雕刻家金运成创作的“慰安妇”少女雕像,被安放在了日本驻韩国大使馆的对面。毫无疑问,这是一处极为敏感的地点。日本方面屡次阻挠,但韩国还是顶住了压力,没有将其搬走。

中国现存幸存者中,有一位名叫毛银梅的老人,原名朴车顺,是南朝鲜人。

她被日本人骗去做工,随后被强迫当了“慰安妇”,解放后舍弃原名,随了毛主席的姓,她跟采访她的剧组说:“我爱毛主席,他爱我们,我也爱他。而“银梅”则源于她丈夫喜爱白梅花。

毛银梅没能在电影院里看到自己,今年1月18日,她去世了。

在过去的采访中,她曾说,这一世过后,再也不想投胎了。

《二十二》的前作《三十二》在韩国公映后,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

“这些老人如今过得怎么样?”

“中国政府是如何对待她们的?”

前作《三十二》最后却连在国内公映的机会都没有。

1995年,日本同意向“慰安妇”支付赔偿金,但条件是,一旦接受赔偿,则须放弃起诉日本政府的权利。1997年,李敖义卖自己收藏的字画古董等,共得新台币2300万元,全部捐给了台籍“慰安妇”。此举原因很简单:不少“慰安妇”经济情况并不理想;有了这些捐款,她们才能有尊严地拒绝日方的无耻方案。

她们在等日本政府道歉,而日本政府在等她们死。

而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默默地等所有名字消失,过几年郭柯拍出跟第一部一样,国内鲜有问津的大结局《零》?

然后我们以少儿不宜的名义对孩子讳莫如深,让她们无声地走进历史的废墟?

但她们不是妓女,她们是战争的受害者!

她们的故事不是色情,她们是民族的伤疤!

请告诉孩子真相,我们这些报警苦难的同胞曾经的遭遇,为什么被伤害,反倒成了一种“不光彩”?

有时同胞的漠视与诋毁是比日本人的暴行与抵赖更伤害她们的事。

从橙子妈家走5分钟,就能看见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那里的墙上刻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我们铭记历史,不是为了传递仇恨,而是永记仇恨的代价,珍惜现有的和平。

在《二十二》剧组资金遇到困难时,导演郭柯在网上发起众筹,最后共有32099个观众参与此次众筹。

32099个名字,在片尾放了足足4分钟。

我看的那场观众都没有在放映字幕时选择离席,或许他们和我一样觉得这些人和这部电影一样值得尊重。


(网图)

日本当局对年轻人掩盖当年的暴行是他们下作,

而我们如若对孩子掩盖这些老人,则是我们民族的耻辱。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