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5周年:消防员幸存者被逼道歉,烧掉了千万中国人的脸面


我希望你永远不会感动中国,只是在我身边插科打诨地活着,没有丰功伟绩地过完一辈子。


——一名消防员家属的心声





1827天过去了,天津这座城市,依旧没有从痛苦的泥沼中爬上岸。

没有人,比幸存者更能体会那场灾难的无情。

消防员回忆说,有个小孩也在里面。那孩子的遗体根本没法拿了,烧得只剩下一堆骨头。

他们后来找了个小盆,把遗骸端了出去。

一些车被烧得仅剩骨架。


到处都是铁块和火球,整个人瞬间被裹在火里。

逃生的人来不及穿衣服,满脸是血地往外爬,赤脚走在路上,心里像压了块大山。


火不仅吞噬了人间的烟火气,也带走了一百多个家庭的希望。

而在这场事故中,死伤最惨、最重的,是消防员。

有人烧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全脸,只剩蜡球似的眼珠能动。


还有个战友耳朵、鼻子、脸都烧毁了,前后做了几十次手术,腿也截肢了。

消防员祁洪旺也是爆炸的幸存者。

当时在医院醒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妈,爸,我疼,眼睛疼。”

眼泪划下来,滴到脸上的疤,更疼了,他还是哭。

一边的战友掏出纸巾给他擦眼泪,陪他一起哭。

因为他们知道,能从死神手里逃走太幸运。他们眼睁睁看着战友一个接一个,都没了。


165人遇难,99人是消防员。

灵堂里摆着的这些头像,保住了天津1561万老百姓的命,阻挡火势,守护了千千万万大连人民。

顾了别人的小家,唯独拆散了自己的小家。

事故发生后,第一批,至少19名消防员进了火场。

一开始没爆炸,没想到他们进去后,突然炸了。

那些20出头的孩子被烧焦了,最后,只能通过残留的衣裳判断是消防员。


有人只留下了头盔。


战士边哭边灭火,火小了,就赶紧往外抬遗体。

“刚才抬出去几个,都没了。”

老人说,五年一轮。弹指间,已是五年。

在天堂的你们,还好吗?你们的家人,在等你们回家。

天津爆炸的时候,全网都在传这段聊天记录。


刚子走了,牺牲了。
我在车上。
如果回不来,
记得给我妈上坟。

对话里的钢子,叫杨钢。

和名字所展示的豪放不同,生活中的钢子腼腆又单纯,经常发愣。

爆炸前两天,是他的23岁生日。

战友给他庆生,他被糊了一脸奶油。


钢子呆呆地看向镜头,战友们笑作一团。


谁也没想到,两天后,男孩在烈火中走了。

同样的苦难,也重重地压在刘云爱身上。

儿子蔡家远牺牲后,她梦到儿子躺在救护车上,没穿衣服。

他说,妈妈我好冷

刘云爱想过从十几层的高楼上一跃而下,她要去找儿子,再见他一面。

有人劝她,“再生个,如果能怀上,就说明儿子回来找你了。”

刘云爱信了,去医院检查,医生问她:

“有过孩子吗?”

“我有过一个女儿一个儿子。”

医生又问:“那为什么还要来做试管?”

“我儿子是消防员,他在天津爆炸时牺牲了。”

那个医生听完就哭了。

而在现实中,太多人的痛苦没有寄托,思念让生活更加煎熬,他们患上了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战士走了,一去不回。

活着的人,比牺牲的人更难受。




看过这样一张图。


一个大姐,扑在牺牲烈士的坟前,抱着墓碑不肯松手。

她把脸贴在上面,恸哭着,久久不肯离去。

牺牲消防员的家人,幸运活下来的战友,因为爆炸,人生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

甄宇航牺牲前,距离22岁生日,就剩不到一周了。

出事的时候,他给妈妈侯永芳打了一个电话。

侯永芳一看是儿子,赶紧接起来。

但她对着屏幕喊了半天,电话那头,始终没有回音。

第二天,收到了儿子牺牲的消息,侯永芳才明白,

那个沉默的深夜来电,用尽了儿子最后的力气。

儿子来不及吃蛋糕就走了。

于是她提着蛋糕,蹲在殡仪馆的墙角,哭着喊:

“航航,妈妈想死你了。

多吃一点,多吃一点。”

《你的名字》里说,“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我一定会再次去见你的。”

有时候,真希望时间黑洞是存在的,这样也许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之后,失去的亲人会重新出现在眼前。

可就像甄宇航的22岁,永不再来。

消防员李志的26岁,也停在了那个令人绝望的夜晚。


李志的爹娘,是乡下人。

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了天津爆炸的新闻,心里七上八下。但老两口不敢多寻思,摆摆手,互相安慰。

“咱儿那么厚道的人,不能碰上这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志失联了。

拨了无数电话,老两口甚至托在天津工作的外甥,跑遍了所有医院,李志就像消失了一样。

老爷子坐不住了,他把卖西瓜的钱全拿出来了,零零散散,一千多元。

揣着那些钱,又把家里唯一一盒速效救心丸拆开。

他给老伴留下了十粒,剩下的都装在身上,急忙赶赴天津。

他一出门,老伴躲在门内就哭了起来。听着老伴撕心裂肺的哭声,这位老父亲再也忍不住,跟着哭了起来。

《寻梦环游记》里有句台词:

死亡不是终点,遗忘才是。

可人不是什么时候都活得光明正大,本想抬头挺胸前进,却不知何时,就会沾一身泥巴。

痛苦不仅压在烈士家人的身上,也压在战友的身上。

张建辉是天津开发支队防火处监督科副科长,负责遗体辨认。

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敢睡觉,睡觉也不会关灯。

眼一闭上,黑夜里,就会见到牺牲的战友。

同样的痛苦,张梦凡也在煎熬着。

全队26个人出战,没有一个人回来。8个人牺牲了,18个人烧伤住院。


只有他,因为当天负责留队值守,幸免于难。

他经常做梦,梦到牺牲的队友。逼自己醒来后,看到的却只有空荡的床铺。

但他不敢在遇难战友的家人面前哭,只敢自己一个人躲到没人的地方哭。

后来有战友康复了,他们聚在一起。

饭没吃完,一人端了一碗酒,跑到训练场上,给走了的兄弟敬酒,几个大男人一起哭。

电影《大佛普拉斯》里说:

“虽然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类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但却没办法看穿每个人心里的宇宙。”

世人同样无法看穿别人的悲喜。

张梦凡是幸存者,也是不幸者。

有位刻薄的网友问他:

苟且偷生的滋味爽吗?

这话听到耳中,心像被刀子剜。

张梦凡心想,当晚也跟大家一起去火场,哪怕死了伤了残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至少心里不会那么难受。

而被奚落的,又何止张梦凡?

在那场爆炸中,全力同样是为数不多幸存的消防员。

可他24岁的妻子,不幸遇难。

妻子火化那天,他去见了她最后一面。

脑袋上一个大口子,头骨裂开了。皮耸拉在脸上,脸蜡黄,牙全没了。

全力看着眼前破碎的遗体,压根认不出那是妻子。

但妻子后背有块胎记。

殡仪馆的人帮忙把身子翻过来,看到那胎记,全力咬牙不作声。

“真的是她。”

全力眼泪止不住地掉。

国家给烈士家属,每人分了230万抚恤金。

这些钱,没安慰人心,反倒成了墙角边的谈资。

他到小卖部买东西,有人拦住他。

“你媳妇赔了多少钱,230万?怎么分的?”

谣言越传越甚,更有人说,有一个女的死了,是消防员。听说男人还活着,受伤了,把钱全卷跑了。

一个吐沫星子能压死一个人,一个偏见能看扁人一辈子。

也许那场灾难最大的威胁,并不是有声的爆炸,而是无声的毁灭。

它让无数人的生活蒙上阴影,而对逝者的不尊重,对烈士家属和战友的诋毁,

更是让夏末的寒气穿透人心,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洒满了盐。




牺牲之外,关于消防员以及家人的心理建设,很多人都忽略了。

妻子没能等回新婚的丈夫;准爸爸不能听到孩子降生的啼哭;头发白了的母亲没等到儿子的电话…

牺牲的战士惨死火场,活下来的消防员目睹战友离去。

但时间从不会愈合伤口。

让生活变好的真相,是铭记痛苦。

然而,太多人在灾难面前,选择性遗忘。

他们忘了烈士家属的煎熬,忘了别人的牺牲,忘了别人的付出。

恰如鲁迅先生曾说,

“战士死了的时候,苍蝇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

记得天津爆炸没多久,有人在网上碎碎念。

“呵,还不是不专业。”

将牺牲的消防战士,称为“体制下的炮灰”。

这是对那些牺牲战友的诋毁,对牺牲战友家属的伤害,也是对那些仍奋战在一线战友们的极不尊重。

这是火灾发生时,消防员视野看到的火。


火势滚滚而来,顷刻之间,人瞬间被火包围。

这是无人机视野看到的火。


火包围了整座山林,呼啸着向四面八方蔓延。

区别在于,消防员冲进去,也许可以浇灭火灾,杀出一条生命之路。

无人机进去,执行困难,无从下手,任由火势蔓延,后果不堪设想。

而在相当于数十枚导弹威力的爆炸突然发生时,即便是再先进的装备,再完美的体制,也无法保护消防员不受伤害。

面对生死考验,消防员能拼的,只有命。

记得凉山火灾,30名消防员牺牲。第二波扑火队员上来,看到了成片的遗体。


搜救人员抱头痛哭,集体崩溃。

昨天还在一起嬉笑打闹、谈天说地的人,眨眼间就没有了。

若有选择的余地,谁又会主动赴死?

这是一位消防员写下的誓言:

我宣誓,我来自于人民,是一名光荣的消防战士。

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宁,我将牢记亲人的嘱托。

忠诚履行职责使命,当人民群众身遇险境,在祖国需要的危急关头,我将义无反顾赴汤蹈火决然前行。

哪怕献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请祖国相信我,请人民相信我。

他们有的,就只有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与泪水。

网上流传着,一张蒙古大兴安岭汗马自然保护区参与救火的战士的手。


当时点赞最高的评论写的是:

千万别被咱妈看见……

中国的消防员,太累!

出完任务,嘴里嚼着泡面,头一歪,睡着了。


来不及收拾一下自己,寻处干净的地方再躺下,凌晨的大街,也是他们睡觉的地方。


他们早已习惯了嘴唇的干裂。


习惯了后背脱皮,手足开裂。


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他们直面死亡。


呼啸的火海里,山崩地裂的洪水里,他们舍身忘我,视死如归。

就连忠孝,都无法两全。

我们又怎能苛求太多?

而除了国民的不尊重,他们的收入,也让人心酸。

19岁的郭俊瑶牺牲了。

姐姐忘不了2013年9月6日,弟弟入伍那天,上车前,他把别在胸前的大红花摘下来,兴奋地扔给姐姐,扯着嗓子喊。

“姐,帮我拿好了,可别丢了!”

姐姐把小红花收了起来,弟弟却永远拿不到了,他倒在了天津爆炸的烈火里。

抢救期间,郭俊瑶清醒过,问了两个问题。

第一,火灭了没有?

第二,战友都出来了吗?

清醒的时候,没来得及问起父母。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终于悬着最后一丝呼吸,说了句,“想家了。”

眼角划下一滴泪,紧接着,人没了。

对于姐姐来说,弟弟的牺牲意难平。

同样无法释怀的是,郭俊瑶是义务兵,每月津贴只有几百元

生前,嘴上念叨了好几次,他都没舍得吃一顿肯德基。

另外一个烈士的家属回忆称:

“儿子上了三个月的班,第一个月工资两千多,第二个月三千多。”

他们都是合同制消防员,有三个月的试用期,基本工资800。

各地经济水平不一样,工资标准也有些许差异,在编和企业消防员收入偏高。

我国消防员70%是服兵役消防员,有20%是企业专职消防队,10%是合同制消防员。

全国消防现役总兵力16万人,除掉3万多人的防火监督干部,我国现役消防员约12万人。

而2019年,总计的全国消防员平均工资:

4240元/月。

再来看一下世界各地消防员薪酬对比。

西班牙39万,免费医保

美国30万,减免税收

澳大利亚27万,每14天有1753元补贴

挪威17万,30天年假

我国每年发生火灾大约20-30万起,每年有300多名消防员受伤甚至致残。

牺牲的消防官兵平均年龄24岁,最小的仅18岁!

可在,累、苦、穷,生死考验前,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是:

“我们就是干这个的,我们不冲,谁冲?”


看了这些,也许我们真正要思考的是,善待英雄,社会才能进步。

太平本是烈士定,从无烈士享太平。

也许大家早已忘记了天津港口大爆炸。

我就是不想,让消防员的事迹沉寂下去。

也不想,人间再无对他们的缅怀。

更不想,没人关注爆炸后的幸存者。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请善待牺牲消防员的家属,更请提高消防员的待遇。

点个“在看”,为所有在天津爆炸中走了的人默哀。






PS:
单篇稿费1000元征稿
大家在后台回复:
征稿
即可看到相关需求。



推荐阅读:
深宫尤物混乱史
被富婆包养,是一条好的出路吗?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周冲的影像声色

   本文由 黎明岛 作者:黎明岛 发表,其版权均为 黎明岛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黎明岛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如有侵权,请发邮箱aoobee@sina.com注明文章来源
1

抱歉,评论已关闭!